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我的女友来自未来! > 第十九话 家宴
    准确地来说,贺天然还真不是富二代,因为从他太爷爷那辈算起,他们家已经富了四代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期间的百年岁月难免是起起落落,如果按照历史帝王的说法,到贺盼山这里,他也就只能算是个“中兴之主”,远不及自家门庭的鼎盛时期,可如果不是他的话,“富不过三代”这句老话,那是真的要在老贺家应验的。

    南山甲地不是港城最贵的地界,说是南山,其实也就是一块小土坡,之所以让人惊讶,是因为这里的历史原因。

    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港城作为沿海城市发展迅猛,对于城市的扩建与规划也拿出了十足的劲头,本来是想在城市中心开辟一块类似纽约中央公园的地界,以避开即将到来的嘈杂及混乱的城市生活,可项目开展不到一年,就被各种原因叫停。

    规划的城市中心逐渐朝西北发展,而中央公园,也就成了东南一隅的避暑郊区,贺天然的爷爷当时就是被这个项目给坑到血本无归,老爷子从此一蹶不振,不过幸运的是,到了最后还是划到了一块地给贺家,于是乎,南山甲地就这样孕育而生。

    这里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用途,就像每个城市总有那么几个被历史熏陶后的产物,上海的和平饭店,bj的协和别墅,港城的南山甲地虽然历史还短,但是在本地人心中,能住在这里的,那必定是个大人物。

    贺盼山靠着这块地实现了人生翻盘,人生的前二十五年,按他的话说,那是要比贺天然还要荒唐数万倍,所以到了自家儿子这里,宁愿是让儿子过得苦些,也不会再让其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想法是好,不过就贺天然之前的性格而言,显然是用力过猛了。

    驱车四十分钟,出租车终于到了贺家所在的南山甲地独栋别墅,门口矗立的两尊铜狮庄严肃穆,司机小哥等贺天然下车后打开窗,看着两扇高达五米的江山紫铜门自动打开,见少年踩着三层须弥座的台基进入门内,他这才恋恋不舍的踩下油门离开。

    这栋别墅,面积1280个平方,7房9厅9卫,地上三层,地下一层,贺天然进了门,绕过通顶水墨大理石的内影壁,他迎头就撞见了来接自己的是管家王妈。

    “小天然,你可算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王妈!”

    贺天然亲热地叫了一声,这个年过五旬,可以算是他亲人的妇女宠溺地掐了掐他的脸,然后双手从他的肩膀摸到了手臂,欣慰道:

    “在外面没遭罪吧?”

    贺天然摇着头笑道:“饿不死。”

    王妈脸上不乐意,“呸呸呸,瞎说什么!”

    她拉着贺天然的手,两人边走边说:“小天然啊,回来了就好,回来了就好,我去跟你爸说,叫你别出去住了,这天底下,哪有让孩子有家不能回的道理?”

    “王妈,我在外面都住习惯了,而且这里离学校太远了,要不等我高考完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贺天然推托着,王妈在这家里待了近三十年,什么想法都瞒不过她的一双眼睛,她知道贺天然跟他父亲组织新家庭后产生的矛盾,所以只能欲言又止地将他的手死死攥着,生怕他像以前一样,扭头又走了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上絮絮叨叨聊了不少近况,走过游廊,终于是来到了举办家宴所在的山水厅。

    这间小厅是中式结构,将近八米的歇山顶下,一张金丝楠木虎皮纹的八仙桌被规整地放在中央,这里曾是贺天然的爷爷最爱来的地方,闲暇时,常约友人到此小酌,饮酒赋歌,调琴颂经。

    一阵白烟在楠木桌上升腾而起,铜锅中的汤汁早就沸腾翻滚,贺盼山坐在主位,长发扎在脑后,在家人面前,这位当家的一直都没有什么富人的觉悟,见到贺天然来了,也只是用筷子点了点对面的座位,然后涮上一块上好羊肉,蘸上麻酱,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边坐着一位端庄娴雅的女人,视觉年龄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,她就是贺元冲的母亲,贺盼山的现任妻子,陶微。

    “陶姨。”

    男孩坐了下来,自然地打着招呼,他把一个管家叫作“妈”,把后妈叫成“姨”,其中的生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陶微点点头,问道:“你弟弟呢?”

    贺天然拿起筷子,回道:“他不是跟胡叔一起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女人柳眉微微一蹙,没说话。

    贺盼山嘴里嚼着肉,支支吾吾接了一句:“那就,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,家中的长子这才把筷子放下。

    贺天然看着锅中食材,陶微闭眼小憩,只有贺盼山还吃得挺欢。

    莫约等了十分钟,贺元冲这才牵着方才见到的那个娇艳女孩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妍妍也来啦。”陶微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……贺哥哥,你好。”

    那女孩打着招呼,看样子她不是第一次见到贺盼山夫妇,只是到了贺天然这里,她显然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爸、妈、哥,不好意思,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贺元冲带着名叫妍妍的女孩,模样拘谨地坐到左边位置。

    “元冲,你脸怎么了?”陶微看着儿子,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……在学校闹了点小矛盾,不要紧。”贺元冲解释着。

    陶微视线转移到那个女孩身上,小姑娘卖力点头,打着幌子:“元冲被人说了两句,就打起来了,不过幸好老师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陶微这才不疑有他,她动起了筷子,这场家宴才算是正式开席。

    而这时,贺盼山都已经快吃饱了,他擦了擦嘴,道:“我不是叫胡哥去接你们嘛,怎么是一前一后到的?”

    贺天然默然不语,贺元冲尴尬道:“哥说他不喜欢招摇,我觉得有道理,他不坐我也不敢坐啊,所以回来就花了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贺盼山嘴里“嗯”了一声,不置可否,陶微脸色如常地吃着菜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最近一个月做得不错,听说还进步了不少,看来一场失恋还是让你成长了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贺盼山这句话,自然是对着对面的亲儿子说的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真谈恋爱啦?是今天见到的那个吗?”

    阴柔少年惊喜道,即使他看见贺天然眉头跳了一下,也没有止住言语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朋友。”男孩明了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欸,你这孩子怎么老喜欢戳人伤疤啊?没听我说是‘失恋’了吗?”贺盼山拍了一下贺元冲的头,后者干笑了两声,身边女孩也捂嘴笑着。

    气氛,一片和睦。

    贺盼山点燃一支烟,一直在场的佣人第一时间摆上了烟灰缸,他总结道:

    “那女孩我见过,我挺喜欢的,就是你哥差了点火候,不过初恋嘛,结局大抵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们也是初恋!而且贺叔跟陶姨不也是初恋吗?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在旁的女孩娇声抗议,贺盼山哈哈大笑,反问:

    “妍妍,你真信啊?”

    不知他是说自己刚才的发言还是指贺元冲的感情经历,女孩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忘了给你介绍,这位是隔壁谢叔叔家的千金,叫谢妍妍,之前一直在国外,最近才回国。”

    女孩又主动打了一声招呼,贺天然只是点了点头,继续涮着肉。

    “来吧,你俩一个下个月,一个开春也都成年了,是时候跟我汇报一下你们未来什么打算,我这个做老子的也好提前帮你们规划规划。”

    贺盼山单刀直入,进入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想去国外了,我觉得港城大学的商学院就挺好的,我妈也觉得我没必要跑那么远,浪费时间不说,还不能帮你忙,何况我又不是考不上,不需要去镀什么金。”

    贺元冲率先说着,贺盼山笑道:“我还不需要轮到你帮忙,不想的话就不去,等你到了研究生的时候,有的是机会,反正外国的月亮也不一定圆。”

    陶微看着两父子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“你呢,要不要也去商学院啊,你们有个叔叔是商学院的教授,前些年从哈佛回来任教,到时候你俩就跟着他带的那帮研究生多学习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我?没准跟你一样当个程序员吧。”

    贺天然随意一答,贺盼山被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们啊,搞技术可以,但千万别把自己定死了,技术这一行当顶天了也就成个行业大牛,想赚大钱,还得转管理,你瞧那什么马斯克,扎克伯克,还有你爸我,都是技术起家的,但公司做大后,最终还得把自己落到宏观位置上。”

    “都听爸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自己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两人,回答也是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“天然,你想做什么啊?”这时,陶微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中,贺天然这个孩子一直都内向寡断,即便有时候跟贺盼山起了冲突,但在人生大事上从来都唯命是从,可今天一见,总感觉陌生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家人,都在等着贺天然的回答,而男孩这次却是沉思了片刻,然后问起了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我高考考得不好,最终只能上个差不多的大学,你会怎样啊?”

    贺盼山一怔。

    场面出奇地安静,铜锅中的骨汤滋滋冒着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你是什么状态了。”

    父子之间,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“我会很穷吗?”

    他又问。

    贺盼山思索着砸着嘴,道:“只要你听话,不至于让你饿死,毕竟是我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贺天然放下碗筷,端正坐好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听人说过,我未来过得很不如意,为了一笔投资被搞得灰头土脸,万念俱灰,我当时就在想啊,我有这么一个家庭,老爸却见死不救,那我得犯下多大的错误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小子魔怔了是吧?你到底想说什么啊?”贺盼山真的有了几分火气。

    “下个月我就成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贺天然平静道:

    “我想试一下,我的未来,到底是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这么幼稚啊?”

    贺盼山一拍桌子,怒其不争。

    果然跟来的时候设想的一样。

    一场家宴,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这顿饭,注定不会好吃。

    http://yetianlian.la/yt84731/31475637.html

    yetianlian.la。m.yetianlian.la

    无广告手机站: m.shengxu5w.com 同步更新《我的女友来自未来!》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