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踏星 > 第三千九百章 拉拢你
    九仙摇头:“我不知道,当初从九霄前往灵化,我本身是要找风伯,过了很多年后,青云和青箫来了,丹妗下御之神让我保护好她们,把她们当晚辈子侄一样照顾,其余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九霄宇宙还有一个青云,不意外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意外,与我无关。”九仙又喝了口酒,说到这里,忽然想起了什么,看着陆隐:“陆先生,你貌似,欠我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陆隐点头:“有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当初陆隐要知道九霄宇宙与三者宇宙的事,拉着九仙在智空域和愚老谈,一人一个问题,最终,九仙回答了陆隐的问题,却没问新的问题,那时候,陆隐欠她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想问什么?”陆隐问。

    九仙想了想,很认真看着陆隐:“我想用这个问题,换取陆先生以后不再问我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九仙挑眉:“不公平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一个问题怎么换多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没有陆先生要知道的多个问题的答案,以陆先生现在的层次,九霄宇宙能回答你问题的人不多了,其中不包括我。”

    陆隐道:“我这个人做事喜欢留一手,说不定有呢?”

    九仙无奈:“我只是不想再参与某些大事,陆先生纵横九霄,上御之神都未曾奈何,俨然是上御之下第一人,我只是普通的渡苦厄修炼者,稍微波及就会倒霉,还是喝酒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早了,不过,也幸亏来早了,不然都没命喝酒。”陆隐忽然话题一转。

    九仙不解:“陆先生何意?”

    陆隐笑眯眯看着她:“这算问题?”

    九仙与陆隐对视,点点头:“算。”

    “不觉得我在骗你?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没那么下作。”

    陆隐点头:“灵化宇宙背后搞事情的应该是你一直想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永恒?”九仙目光一凛。

    陆隐道:“不错,你找永恒是为了找风伯,我可以告诉你,风伯,也在。”

    九仙眼中闪过刻骨杀机,盯着陆隐,酒水顺着葫芦洒落都未察觉。

    陆隐道:“风伯确实还活着,而且就在灵化宇宙,跟永恒,岚在一起,你回九霄早了,否则肯定能查出来,不过也幸亏你回了九霄,否则以你的实力,早就死在永恒手下了。”

    九仙惊异:“岚?”她目光闪烁:“怪不得,怪不得背后有天外天的影子,岚也是永恒的人?”

    陆隐失笑:“现在急着回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九仙握紧酒葫芦,脸色难看,如果早知道此事背后是永恒,她怎么可能回九霄。

    陆隐走了,在九仙这没得到关于青云的情况,那就算了,他只是好奇青云的体质。

    宵柱朝着九霄宇宙飞去,自离开兰宇宙已经过去两年,近一年,第七宵柱没有开始那么安静,主要是有个捣乱的。

    “无戒,你给老子出来,我++,老子好不容易休息会,你这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无戒,别让姑奶奶找到你,不然要你狗命。”

    “无戒…”

    “无戒…”

    陆隐看向远处,有人怒喊无戒,见陆隐看来,连忙行礼,退走。

    陆隐收回目光,无戒,大梦天弟子,还真是会玩。

    身后,净莲走来,疲惫的坐到陆隐旁边:“那个无戒真混账,说什么也要去大梦天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陆隐诧异:“你也被找麻烦了?”

    净莲咬牙:“那混蛋向来喜欢捉弄人,与大梦天其他弟子都不同,别人都是潜心修炼,就算没品一点,偷学别人战技,那也是偷偷摸摸,不让人知道,也不会外传,无戒这混蛋什么都不干,就喜欢捉弄人,早晚有一天扒了他皮。”

    “他连你这个青莲上御弟子都敢捉弄?”

    “哼,大梦天的人,什么干不出来?毕竟是上御门人。”

    东域大梦天,开创老祖名为无上,是迷今上御弟子,这点陆隐知道,而大梦天修行之法,这段时间随着无戒的出现,他也了解了。

    大梦天,以大梦千年为功法,用梦中千年的时间布局一天,直白的说就是让你在梦中感受千年岁月流淌,在这千年内完成自杀的整个过程,而现实中你一日就完成这个过程了,这个过程在梦中让人无法察觉真正目的,现实中却自杀。

    这是另类的控制。

    听起来与言出法随差不多,但言出法随是意识与思维的结合,而这个,是梦境布局,需要慢慢修炼。

    尽管比不上言出法随,却已经很恐怖了。

    大梦千年,大梦天,便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大梦天弟子数十万,行走九霄,入梦修炼,可以在梦中做到想做的一切,但因为大梦天规矩约束,所以倒也不会太惹人怨恨,再加上死丘也曾警告过,大梦天修炼者即便犯禁,偷学了别人战技功法,也不会传出去,这么多年没惹出太多事。

    无戒不同,这是大梦天的一颗毒瘤,并非他做了多少犯禁之事,而是喜欢捉弄人,又不伤人,以至于死丘都找不到他麻烦,大梦天数次警告也没用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此次跟随前往兰宇宙的人中,有一个就是无戒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无戒什么都没做,回去了,这家伙本性暴露,也或许是突破了什么,不断找人试验,让第七宵柱众人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很多人找孤断客,让孤断客揪出无戒。

    孤断客回避了,他也不想惹大梦天的人,天知道这无戒最后能修炼到什么程度,一旦渡苦厄,乃至渡苦厄大圆满,九霄宇宙除了三位上御之神,或许没人能逃得过他捉弄。

    不惹为妙。

    净莲也就是来诉诉苦,在他离去后,意外的人找来了,卫横。

    陆隐打量着卫横。

    卫横看都没看陆隐,就这么望着方寸之距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陆隐也没说话,彼此无言。

    卫横在陆隐这待了片刻,走了,然后第二天他又来了,又待了片刻,又走了,然后反复如此。

    陆隐看不懂他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直至两个月后,他看着卫横坐在旁边,很是无语:“你是不是有事?”

    卫横望着方寸之距: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拉拢你。”

    陆隐挑眉:“拉拢我?代表谁?”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血塔上御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陆隐愣愣看着卫横:“所以,你到底想怎么拉拢我?”

    卫横收回目光,看向陆隐:“不知道,我也在想,想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陆隐突然觉得卫横这说话方式很熟悉,死丘,对了,跟死丘很像,那种耿直,毫无遮掩,简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掌控死丘的上御之神,是血塔上御吧。”

    卫横惊讶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陆隐不知道怎么回答,能说是听出来的吗?这脾气,一脉相承啊,这么说,血塔上御也是这脾气?怪不得甘墨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卫横就这么看着方寸之距不说话。

    看他这样子,陆隐都觉得是自己在拉拢他,拉拢别人有这么被动的?

    “甘墨,我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兄,一个很实诚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藏天城挡了我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他在藏天城挡了我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句,上一句。”

    陆隐脸皮一抽:“甘墨,我见过。”

    卫横道:“我师兄,一个很愚蠢的人。”

    陆隐呆呆望着卫横,不知道怎么说话了。

    卫横起身,看了眼陆隐:“我师父,面冷心善,要不要拜师?”

    陆隐婉拒:“我有师父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我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有师父了,不会拜师血塔上御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来?”

    “咱们熟悉熟悉,交个朋友。”说完,卫横走了。

    陆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失笑,看得出来,卫横很认真完成血塔上御的嘱托,拉拢自己,可他性格实在不适合拉拢别人。

    但,这样的性格,陆隐却喜欢。

    自登上第七宵柱,卫横就在思考怎么拉拢自己了吧,可他能想到的只有静静坐在自己旁边,等自己开口,不得不说,太耿直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卫横还是来了,然后一天接着一天。

    期间,净莲也来找过陆隐,见卫横在这,当即火了,直接动手,被陆隐拦下。

    净莲搞不懂卫横这样的人为什么找陆隐,得知替血塔上御拉拢人,顿时不爽,然后决定也天天来。

    不久后,第七宵柱的人都觉得怪异,净莲,卫横,一左一右坐在陆隐旁边,跟门神一样,搞得陆隐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好在距离回到九霄宇宙没多久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净莲与卫横刚离开,陆隐眼皮莫名沉重了一下,他手指一动,缓缓闭眼。

    陆隐睡了一觉,这一觉很长,足有千年。

    在梦中,前二十年他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,无忧无虑,整日纸醉金迷,就在他二十岁生日那天,家族剧变,惨遭仇人报复,血染大地,他逃了,逃去了深山修炼,十年,二十年,三十年,一日日的苦修,忘却自我,足足修炼了五百多年,自认可以报仇的时候下山了,耗费三年时间找到仇人,与仇人决战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败了,所幸逃了出去,还认识两个美丽女子,经历恩怨情仇,最终三人齐齐返回深山再次修炼,这次又修炼了百年,出山,又找到仇人报复,这次他赢了,望着仇人,脑中浮现六百年前家族凄惨的一幕,胸中激荡,引刀而落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无广告手机站: m.shengxu5w.com 同步更新《踏星》小说